献给亲爱的布鲁诺
发布人:党群工作部 发布时间:2015/9/10 8:07:09 审核人:系统管理员 浏览人数:2339 来源: 关键词:

00.jpg

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(第二次世界大战)胜利70周年,关于二战的影视剧正在各电视台热播,大大小小的战争场面,小处见生龙活虎,大处见波澜壮阔,一部部作品谱写了中、美、英等盟军浴血奋战、勇夺胜利的辉煌史诗。见多了鸿篇巨制,我不由想起了几年前看过的《The Boy in the Striped  Pyjamas》——《穿条纹睡衣的男孩》。这是一部英美合拍片,相比其它美剧的恢弘场面,它只是偏安于闹市一隅,以独特的视角静静地诉说战争的沉痛和罪恶,呼吁世界对影片里的布鲁诺和希姆尔、乃至世上许许多多仍在饱受苦难的孩子投以无限地同情与关注。

    布鲁诺是一个纳粹军官的儿子,随着父亲的调职举家搬迁到犹太集中营。他从小生活在灌输纳粹主义反犹太、灭种族思想的环境里,周遭充斥着血腥和邪恶,所幸的是,他幼小的心灵尚未被丧失人性的变态行径所摧残,焚尸炉烟囱里刺鼻的黑烟和莫名失踪的人口,还不能给他年幼懵懂、缺少见识的智力以一窥究竟的洞察力,他感性意识里的世界依然是一片平和。在犹太难民集中营——布鲁诺以为的农场里,有一个叫希姆尔的小男孩,一样的年纪、相同的善良、同样寂寞而无奈的童年,两个孩子成为了好朋友。在当时如火如荼的民族掠夺和杀戮中,一段跨越种族和阶层的、纳粹军官的儿子和犹太平民之间的友谊,绝对是给了第三帝国的统治者一个极为响亮和讽刺的耳光。在死亡工厂制造的沉沉阴霾里,似乎透进了一缕明朗的阳光。然而,这场政治风暴与纯洁友情之间的较量,最终付出了孩子们生命的代价。

    整部影片最让人感动的场面是布鲁诺和希姆尔的两次握手。第一次握手,是在布鲁诺不敢承认自己给了希姆尔食物,致使希姆尔遭到毒打后的握手。这是布鲁诺对友谊“不忠”后乞求原谅的握手,它紧紧握住了善良、宽容和温暖。另一次握手,是在布鲁诺为帮助希姆尔找寻失踪的父亲,穿着条纹衫混进集中营,恰遇纳粹给集中营里老弱病残施行毒浴时的握手。天真的孩子刚开始以为只是沐浴而已,然而毒气弥漫时那种窒息的痛苦令孩子恐惧、挣扎,他们在濒临生命终点时的握手,牢牢握住的是在黑暗中共同赴死的勇敢、慰籍和安宁。

    导演直白凝练的拍摄手法给了AG亚游集团别样的观赏视角。影片没有用尸横遍野、血流成河的场面来渲染滔天的罪恶,而是用看似隐喻,实则一目了然的片段把种种罪行昭于天下。这种沉寂的死亡比呐喊更具震慑的力量,令悲怆之情油然而生,欲罢不能。

    关于这部影片已毋庸多言,片头引用的英国桂冠诗人约翰·贝哲曼的那句话——“在黑暗的理性萌发之前,用以丈量童年的是听觉、嗅觉以及视觉”——就是电影的精粹。孩子用初萌的五官去感知这个世界,在他们心里一切都是美好的、不染尘埃的,他们满心满意地爱着这个世界,就象崇拜和敬畏天堂一样。孩子纯净的心是世上最美的花,犹如雪莲一般高洁无瑕。鲁迅说过:“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。”孩童们稚嫩生命的消逝,就是惨绝人寰的悲剧。而种族之争、同类相残、自我消亡,不啻是人类的灭顶之灾,法西斯的罪行令人发指!不知片尾布鲁诺父母撕心裂肺地呼唤算不算是人性的一种觉醒。

    写到这里,我的耳畔响起了童声版的《奇异恩典》。只有孩童纯净如天籁的声音才能消弭曾经的罪恶,让奄奄一息的良知恢复最初的生机;让真善美去抚慰这世界的千疮百孔,就象海水覆盖了地表所有的凹洞。

    但愿生命不再被凌辱,但愿孩子不再受伤害,但愿全人类共享和平安乐!(文  夏莺燕)


首页 | 公司简介 | 通知公告 | 公司要闻 | 员工风采 | 他山之石 | 综合信息 | 采购平台 |
公司地址:江苏省江阴市临港街道AG亚游集团路18号 联系方式:0510-86161968
版权所有:江阴AG亚游集团热电有限公司 CopyRight © 2014 ,All Rights Reserved. 苏ICP备14056685号

12398能源监管热线